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【追忆方纫秋】他一辈子都给了中国足球,上海足球
发布时间:2019-08-20 18:44:14来源:币博-币博286-币博官网点击:13

  中国足球元老、上海足球泰斗级方纫秋于2月6日去世,享年90高龄。

  作为球员,他名列新中国第一代国脚,以逾百个国际比赛进球为国争光;作为教练,他几次临危受命,带出球队打法先进,球风正派,培养了无数球星弟子,且在36年前为上海足球首次捧得全运会金牌。

  但纵观他其赤诚的足球生涯,却又像命运多舛的中国足球一样,福祸相依、荣辱相伴,留下太多让人感慨的回忆……

  留洋一代,高学历的射手王

  新中国第一代国脚大多数拥有高学历,踢内锋的方纫秋也不例外,他1952年毕业于大连海运学院航海系(上海航务学院迁建)。足球界人士公认,身材并不高大的方纫秋“用脑子踢球”,频频摧城拔寨正源于他的高学历。但1976年方纫秋随中国足球教练代表团访问联邦德国,接待方安排他们到科隆大学进行短期培训,允诺颁发给官方认可的研究生学历时,方纫秋却拒绝了:“我们来的目的只是参观访问。”

  解放初期百废待兴,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于1953年成立“体育训练审查出国班”,挑选一批青年球员出国,从当时的国家队里选出陈成达、方纫秋、年维泗、崔曾石等四个年轻国脚加入。1954年这批共计25位球员前往当时拥有巨星普斯卡什的足球强国匈牙利,在首都布达佩斯附近的达达奥林匹克训练营,进行了为期一年半的整体强化训练,这是新中国第一批留洋球员。他们聘请匈牙利著名教练安倍尔·约瑟夫担任主教练,也是中国足球史上第一位“洋教”。

  刚到匈牙利时,训练营及附近的球队都不屑跟中国青年集训队打比赛,基地的厨子、场地工甚至田径队员临时组成一支队,还击败了中国队。但方纫秋等知耻后勇,咬紧牙关苦练,一年半后居然击败“老师”匈牙利队,“把原来相当于匈牙利三级球队的水平,提高到了欧洲一级水平。”(张俊秀语)

  尽管因为当时的历史环境,中国国足很长时间与世界杯、奥运会等大赛无缘,但“留洋一代”还在极其有限的国际赛场留下了他们的痕迹——至1958年退役,方纫秋代表国足打了130多场正式比赛,取得超过100个进球,其中包括1958年2月21日逼平第八届奥运会冠军苏联队的一脚劲射。

  报国无门,一句大话悔终身

  1958年方纫秋退役之后,先后执教国青队、国家二队,并出任援助柬埔寨足球教练组组长。1963年中国男足在新兴力量运动会上成绩不佳,方纫秋替代陈成达出任国足主教练。好学、聪明、刻苦、严格,是方纫秋的执教风格,不管站上哪一级队伍教练位置,他都会给队伍带来明显的进步。他的性格也是沉稳低调的,唯一说了句大话,却导致他从最高的教练位置意外跌落。

  1964年巴基斯坦足球队访华,起先安排解放军队和他们打友谊赛,客队惨败,但他们提出,几天后是巴国国庆,希望还能跟中国国家队打一场友谊比赛。当时贺龙元帅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体委主任,考虑比赛在巴基斯坦国庆日举行的影响力,他赛前一天亲自到国足训练场询问备战情况,当时不够35岁的方纫秋难得和贺龙元帅直接交流,一激动脱口而出:“没问题,至少赢三个球!”没想到经过之前的惨败,巴基斯坦队学乖了,全队死守,还抓住中国队急于求成打了两个反击。

  这场意外的失利,导致方纫秋的主教练职务被年维泗取代。直到次年第二届全国运动会,年维泗力挺召回老队友方纫秋、任彬等,赴各赛场选拔有潜力的年轻球员,急于将功补过的方纫秋全力以赴,先后推荐了徐根宝、王后军、戚务生等。但可惜很快“十年浩劫”爆发……

  1972年,足球训练率先恢复,方纫秋执掌了上海队教鞭,1974年联赛上半程,上海队一场未负,但因为要肩担代表中国国足出访非洲的任务,竟然放弃了余下的联赛,最终屈居亚军。1975年第三届全运会,上海队被公认实力超群,当时地方领导思想激进引起众怒,最终导致小组赛仅列第五,提前淘汰,方纫秋又一次背锅下台。

  之后方纫秋还有一次接手国足主帅位置的机会,那是1984年年维泗再度力荐,但是分管领导认为“败军之将不可用”,而选用了北京队主教练曾雪麟,留下的疑问是:如果那时选择方纫秋,经历过巴基斯坦逆袭的他,还会让“5·19”上演吗?

  政策祭品,巅峰两遇“一刀切”

  高学历的方纫秋,一生都在学习和总结,从留学匈牙利到后来被巴基斯坦意外击败,他总结了当时世界足球“四次里程碑式的变革”,即匈牙利前场交叉换位式攻击、巴西队依靠个人技术称雄的424、荷兰的全攻全守,到以1982年世界杯意大利“混凝土式”防守反击……前锋出身的方纫秋在执教生涯中也越来越注重攻守平衡,这一思想也先后影响过王后军、徐根宝等新一代教练。

  1980年老牌劲旅上海队意外降级,方纫秋再度出山救火,他说服了已经解散离队的丁龙发等主力归队,又大胆启用王钢、张惠康、李龙海、柳海光、林志桦、鞠李瑾、唐全顺等一班“小毛头”,非但在次年重返甲级队行列,还在1983年举行的第五届全运会上大放光芒,连克宿敌北京、解放军队,最终在决赛中靠顽强防守挡住古广明领衔的广东队,并在点球大战中胜出,上海足球首次登上了全运会冠军宝座。

  

  第五届全运会冠军队上海队合影(中排左一为方纫秋)

  然而,踌躇满志的方纫秋又生不逢时,第三届全运会小组赛被淘汰,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因素是赛前突然发布了“一刀切”政策,要求每场比赛每队要保证7名以上U22球员上场(是不是有点眼熟?),俗称“三七开”。

  而当方纫秋率上海队完成新老更替,夺得全运会冠军之后不久,又一个“一刀切”政策出台:地方各队主教练必须在50岁以下,时年不过55岁的方纫秋提前交班王后军。

  

  老上海队(第五届全运会,后排左二为方纫秋)集体

  不在其位,方纫秋依然谋其政,晚年的他不顾髋关节陈疾,拄着拐杖上电视讲解直播、参与上海职业球队海外选援、参加老年体协足球委员会工作、为青少年足球奔波呼吁……直到患上老年痴呆症,那些足球带给他的荣辱,才在他淡淡的微笑中一点点散去……